index.gif (3505 bytes)

《道藏》的編纂、研究和整理

朱越利

道教經籍的總集稱爲《道藏》。""字作爲動詞讀""的陽平音(Cáng),作爲名詞讀""Zàng)。藏(動詞)的處所則爲藏(名詞),如儲藏五穀精華之處爲人體之五藏(演化爲臟),收藏經書之處則有《道藏》、《佛藏》、《敦煌寶藏》等等。對於經書來說,藏(名詞)也就是總集,與之相近的詞是"",所謂某某文庫。但這不是小部分的集,而是全集、全書,包羅一切經。當然,《道藏》不可能作到絕對的全,只能是相對的全,盡可能的全。全也是可分的,《道藏》就曾分過全藏和別藏。別藏對於所收的一類道經來說,也是全集,當然也是相對的全。《道藏》正是這樣。它基本上反映了明以前道經的全貌,爲其他任何道經集所不可比擬。所以,它歷來受到道士的重視,也受到道教學研究者的關切。

                               

《道藏》經過多次編纂,所收道經的種數和卷數不斷增加。關於《道藏》編纂的歷史,陳國符先生的《道藏源流考》(1949年初版,1963年增訂版)和吉岡義豐先生的《道教經典史論》(1955年初版),作了詳盡的考證和論述。

陳國符先生的考證,以《漢書·藝文志》著錄的道書爲起點。該志著錄道37家,993篇。其中黃帝和老子共有8129篇。道家、黃老,與道教有密切關係,前者是後者的思想來源之一。該志還著錄房中8家,186卷,爲後世房中術之祖,其中黃帝、天老,務成子、容成4家,107卷;著錄神仙10家,205卷,爲服餌煉養之所發端,其中黃帝4家,泰一2家,共114卷。這些書中大概有黃老道所撰或所奉的經典,但漢代太平道、五鬥米道所奉道經,爲《漢書》所遺漏,這和班固兄妹的儒家觀點不無關係。

吉岡義豐先生的論述從《抱樸子·遐覽篇》開始。該篇著錄道經670卷,另有符500多卷,分爲道經、記、符、圖。其中不少是漢代道經,惜葛洪未注明。葛洪的著錄亦不完全。他的老師鄭隱藏道經甚富,葛洪未全部過目。但《抱樸子·遐覽篇》的著錄時代很早,其中大部分書籍已經亡佚,所以其經目亦足寶貴。

劉宋時有陸修靜的《三洞經書目錄》。唐高宗總章元年釋道世《法苑珠林》第69卷《破邪篇·妄傳邪教第三》曰:"又按宋太始七年道士陸修靜答明帝雲:道家經書並藥方符圖等,總1228卷。雲1090卷已行於世,138卷猶在天宮"。該目有三點值得注意:第一,陳國符先生稱其是道書目最古者。第二,其爲受皇帝敕令而編的第一部道書目。第三,開三洞分類的先河。陸修靜以三洞說來整理道經,反映了各派道教徒的認同意識,即認識到各派相互之間雖有枝節上的差異,但基本信仰是相同的,屬於同一宗教。三洞說對《道藏》的編纂産生了深遠影響。

之後,有孟法師《玉緯七部經書目》。孟法師爲誰,尚無定論。其爲南北朝時人,稍後於陸修靜,可以肯定。其書目是所知最早使用七部分類法者。它表明道經的範圍更加廣泛。

繼之,有陶弘景《經目》、梁阮孝緒《七錄·仙道錄》、北周《玄都經目》、王延撰經目《三洞珠囊》7卷(另有唐王懸河《三洞珠囊》7卷,與王延《三洞珠囊》同名不同書,前者今存《道藏》,後者已亡佚)、《隋朝道書總目》、唐尹文操《玉緯經目》、史崇玄等修《一切道經意義》,整理道經者代不乏人。

唐玄宗崇信道教,開元中發使搜訪道經,纂修成藏,禦制《瓊綱經目》。此藏可稱爲《開元道藏》。《瓊綱經目》亦稱《三洞瓊綱》。唐玄宗命令崇玄館繕寫《開元道藏》,分送諸道採訪使,再由諸道轉抄,以廣流布。《道藏》轉抄流布,這是有史可查的第一次。

《開元道藏》後不久,爆發了安史之亂,兩京秘藏,多遭焚燒。唐肅宗、代宗、文宗,僖宗時都曾重新搜集道經。五代時,杜光庭在四川,吳越忠懿王錢俶在天臺桐柏宮都曾親自或令人重建《道藏》。宋太宗曾命徐鉉、王禹偁校正道書。

宋真宗大中祥符初年,命王欽若領校《道藏》,按洞真、洞玄、洞神,太玄、太平、太清、正一七部,合爲新錄,凡4359卷。篇目曰《寶文統錄》。後又命張君房修《大宋天宮寶藏》。其可注意處爲:第一,以《千字文》爲函目。以《千字文》爲函目,也是一種進步。第二,張君房又撮其精要、寫成《雲笈七簽》120卷。《雲笈七簽》今存《正統道藏》中,由之可以瞭解《大宋天宮寶藏》的主要內容。第三,其七部順序與今同。

宋徽宗崇寧中重校《道藏》,政和中刊《萬壽道藏》。其可注意處爲:第一,道書雕板始於五代,但全藏付刊,始於《政和萬壽道藏》。第二,其中不少道經爲今《道藏》之源。

宋孝宗淳熙二年起,臨安府太一宮曾抄錄《政和萬壽道藏》數部,使其得以傳至元代。金孫明道刊《大金玄都寶藏》,元宋德方刊《玄都寶藏》,在《政和萬壽道藏》的基礎上,又有所增補。

元憲宗、元世祖先後兩次焚經,元末又被兵禍,《道藏》多毀亡。明朝兩次纂校《道藏》,先後由43代天師張宇初、通妙真人邵以正負責。英宗正統十年,刊校事竣,共5305卷,480函。仍以《千字文》爲函目,自天字至英字,系梵夾本,名曰《正統道藏》。明神宗萬曆三十五年。50代天師張國祥刊續《道藏》,自杜字至纓字,凡180卷,32函,名曰《萬曆續道藏》。正續《道藏》共512函,經板121589葉,5485卷。我們平時說《正統道藏》,即包括《萬曆續道藏》在內。

從《道藏》編纂史可以看出:

第一,由於兵災、火災、焚經及保管不善等原因,歷代《道藏》不斷遭到毀壞、散失,保存極爲不易。

第二,劉宋明帝、北周武帝、唐玄宗、宋太宗、宋真宗、宋徽宗、宋孝宗、金世宗、金章宗、明成祖、明英宗等帝王,比較重視編纂《道藏》。

第三,道經是隨毀隨增,歷代都有新道經問世,故《道藏》總卷數不斷增加。

《正統道藏》經多次修補。自正統十年(1445年)1111日頒印《正統道藏》後,至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115日刻印續《道藏》之前,《正統道藏》曾有過兩次重印。第一次是嘉靖三年(1524年)810日,另一次是萬曆二十六年(1598年)7月吉日,重印了全部或部分。據柳存仁先生考證,這兩次對正統十年初印《正統道藏》可能有所修補。之後,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王延弼對正統十二年賜予北京白雲觀的《正統道藏》的殘缺,再次進行修補。1936年,白雲觀所存兩部《正統道藏》,有一部已缺2734卷,星橋、董康、傅增湘等人在白雲觀後花園設修補明板道藏經辦事處,對其進行修補。故1936年以後,白雲觀原藏兩部《道藏》,一部是道光修補本,另一部是道光修補本的民國修補本。後其中一部移藏北京圖書館。

據《道藏精華錄》緒言,明《道藏》又有天啓丙寅新刊袖珍本。陳國符先生未見此本,筆者也未見。

明清兩代,頒賜各處宮觀《道藏》甚多。但由於頒賜時間不同,有的據原版印刷,有的據修補版印刷,所以個別文字會有不同,這是治明《道藏》時需要留心的。

明《道藏》今已不多存。《道藏源流考》曰:"易心瑩道士雲:河南南陽玄妙觀《道藏》,存河南鎮平杏花山菩提寺。"1982年,筆者同另外兩位同仁前往鎮平閱藏,見該藏尚存,歸鎮平縣圖書館保管,殘闕不多。這是在北京、上海、青島、成都、東京等處之外,所存的又一部接近完帙的明《道藏》。筆者認爲,其他地方可能尚存殘卷,如果互補,說不定又可整理出幾部全藏。第一步可修各地的殘卷目錄彙集起來。

192310月至19264月,徐世勳、傅增湘等主持,以北京白雲觀所藏明《道藏》爲底本,由上海商務印書館影印線裝縮印本,稱爲涵芬樓影印《道藏》,爲學者提供了便利。涵芬樓影印本有錯簡和遺漏。《正統道藏》是以《千字文》爲函,每函數卷,卷各一冊。涵芬樓影印《道藏》以《千字文》爲冊,但有的字又分爲二冊或三冊,所以它不是512冊,而是1120冊。

1977年,臺灣藝文印書館縮印《藏道》,編爲32開本60冊,另有總目和索引1冊。同年新文豐出版公司影印《道藏》,編爲16開本60冊,另有總目錄1冊,其中附白雲霽《道藏目錄詳注》和《重印道藏緣起》。198610月,日本株式會社中文出版社影印《道藏》,編爲16開本36冊,前有目錄一冊。19883月,文物出版社、上海書店和天津古籍出版社影印《道藏》,編爲16開本36冊,第1冊刊有胡道靜先生的《前言》和目錄。該本以原涵芬樓影印本爲底本,進行了補缺、糾誤、描殘等工作,是目前最好的版本。

                                  

《道教經典史論》開列了在研究《道藏》時可供參考的論著23種。它們是:

1.《道藏目錄詳注》,明白雲霽編,1626

2.《道藏目錄詳注》,明李傑或李傑若編

3.《道藏子目引得》,翁獨健編,1935年哈佛燕京學社刊

4.《TaoismeVOL.IL·Wieger1911年刊

5.《讀道藏記》,劉師培著,見《國粹學報》或《道藏精華錄百種》

6.《支那にぉける佛教と儒教道教》,常盤大定著

7.《老子原始》,武內義雄著

8.《中國道教史》,傅勤家著

9.《道藏にっいて》,小柳司氣太著,《ビタカ 》88號,1940

10.《佛教と道教》,久保田量遠著,《東洋文化史大系(隋唐の盛世)》

11.《道藏にっいての一管見》,福井康順著,《東洋思想研究》第三

12.《道教の實態》,吉岡義豐編著

13.《道教思想》,幸田露伴著,《露伴全集》第18

14.《中國目錄學史》,姚名達編

15.《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陳垣著

16.《老莊の思想と道教》,小柳司氣太著

17.《白雲觀にっいて ——道藏——》,窪德忠著,《支那佛教史學》七之二

18.《道教と中國社會》,窪德忠著

19.《靈寶經の研究》,福井康順著,《東洋思想研究》第四

20.《道藏源流考》,陳國符著,1949年中華書局刊

21.《道藏の基礎的研究》,福井康順著

22.《葛氏道教の研究》,福井康順著,《東洋思想研究》第五

23.《道藏にっいて 》,窪德忠著,《東方宗教》第六號

翁獨健先生50餘年前編著的《道藏子目引得》,對於檢閱《道藏》經目、著者和經史人名等,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至今仍在發揮作用。

除上述23種外,還可補充22種。

1.《讀〈道藏〉劄記》,湯用彤著,1964

2.《道藏考略》,曲繼臯著

3.《道藏精華錄》緒言

4.《四庫全書總目》

5.《續修四庫全書總目》

6.《續修四庫全書總目稿本》

7.《道藏にっいての一考察》,福井康順著,《東洋思想研究》第四,1940

8.《道教の經典》,平野義太郎著,《大ァジァ主義の歷史的基礎》,1945

9.《宮內廳書陵部所藏の道藏》,窪德忠著,《東方宗教》第7號,1955

10.《道藏の成立にっいて》,吉岡義豐著,《宗教研究》1441956

11.《道藏成立史序說》,大淵忍爾著,《岡山史學》131963

12.《道藏の成立》,大淵忍爾著,《東方學》381969

13.《明正統本道藏書名字畫索引》,京都女子大學圖書館編,1965

14.《サソ一氏編〈莊林續道藏〉の 出版にょせい》大淵忍爾著,《東方宗教》471976

15.《涵芬樓影印本道教校勘記——全真教關係資料にっいて——》,窪德忠著,《東方宗教》101956

16.《中國叢書綜錄》,書中有《道藏》目錄,通過索引可查道經在《道藏》中的位置。

17.《道藏源流續考》,陳國符者

18.《雲笈七簽索引》,施伯爾編

19.《抱樸子內篇索引》,施伯爾編

20.《道藏提要》,任繼愈主編,待出版,筆者參與了該書的撰寫工作。該書簡單扼要地介紹了《道藏》中每一部書的內容,盡可能考證年代和作者。並附有撰人小傳、各種索引和分類目錄等,凡一百萬字左右。

21.《道書綜目索引》,蘇晉仁編,待出版,該書爲蘇先生多年勞作的成果,著錄道書8000種左右,種數超出《道藏》數倍並標明存佚。

22.《道藏提要》,施伯爾主編,

歐洲中國研究會從七十年代開始實施《道藏》目錄編制,首先把《道藏》按時期、宗派分類,然後整理資料,編制道藏目錄索引,最後按人名、地名、神名、法師、年代、名詞概念等類別,編成數碼,輸入電腦並製成縮微膠片。幾年前已基本完成。另外,他們也在寫《道藏提要》,不知是否已出版。

                              

《道藏》保存了自東漢至明萬曆年間的大量道教經典,內容十分豐富,包括教派、人物、神仙、名山、宮觀、戒律、科儀、教理、方術、法術等,是研究道教的重要資料。《道藏》是道教的文獻寶庫,研究道教離不開《道藏》,其道理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整理《道藏》方面還有許多基礎工作要做。

第一,年代、作者考證。《道教》中不少著作不標年代,不題作者,需要考證。陳國符先生不止一次講過,如果仔細考證,《道藏》中還可確認一些漢代道經。當然,漢代以後的道經也有一些需要確認。前人在這方面已經做了不少工作,推動了道教研究,剩下的工作難度將更大。

第二,輯佚。漢魏六朝古道經佚失很多,隋唐以後的道經也有佚失。《道藏》中不少晚出的經典,保存著早出道經的佚文。如果下功夫梳理編輯,當可恢復一些古道經的面貌,或窺知其內容。王明先生的《太平經合校》即是一個成功的範例。

第三,"破譯"。比如《玉音法事》,其樂譜至今無人能識。某些符籙,當有隱秘含義。全真詩詞中有不少藏頭詩,也可能暗藏文章。有些道經文字難懂,如《周易參同契》等丹經,《真誥》等神仙降語之書。上述各類道經中,恐怕有些需要尋找密傳的口訣,才能掌握讀法,而另外有些經的某些部分是根本讀不懂的。

第四,點校、注釋。《道藏》中不少道經有廣泛的研究價值,需要標點、注釋,才能讓更多的人讀懂。王國維先生對《長春真人西遊記》、楊聯升先生對《老君音誦誡經》、饒宗頤先生對《老子想爾注》、王明先生對《抱樸子·內篇》,都做了很好的注釋。王沐先生對《悟真篇》、潘雨庭先生對《周易參同契》的注釋也將出版。據說,有人在注《養性延命錄》和《真誥》等,有人在點校《老子河上公注》、《雲笈七簽》等,這都是有益的工作。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不少書值得校注。

第五,選編。《道藏》中不少道經包含著價值較高的哲學、歷史、文學、醫學等資料,如果把它們分類摘錄、彙輯,然後點校、注釋,將對科學研究做出貢獻。這方面的工作基本上還是空白。

《道藏》除了收入大量直接屬於道教的道經之外,還收入不少哲學、文學、醫學等書籍。這些書中,有一部分是注。注者既不是道士,內容也不屬道教,只因被注的本經是道教所信奉的《道德真經》、《南華真經》、《陰符經》等,所以這些注也被收入《道藏》。它們與道教的聯繫在於本經。有的著作屬醫書,但作者是道士,如孫思邈著《千金方》、《千金翼方》。它們與道教的聯繫在於作者。有的書論《易》學,有的書論占卜,由於道教也吸收了《易》學和占卜的內容,它們也被收入了《道藏》,與道教發生了聯繫。一些學者認爲這些書不屬於道經,不應收入《道藏》。陳攖甯先生認爲它們與道教相通,應當收入。筆者認爲:第一,它們已經收入《道藏》,應當承認這一歷史事實。第二,看問題的角度不同,結論也會有差異。各有各的道理,不必強求一致,應當存異。第三,筆者將《道藏》中的子書分爲與道教直接和間接有關的兩大部分。上述文、史、哲、醫等書,屬於後者,它們對於研究道教也是有幫助的,對於研究其他學科,幫助更大。比如說《墨子》,是靠《道藏》才得以保存下來的。《墨子》是研究墨家派的直接資料,對於研究我國的思想史、邏輯學史、科技史等都具有極高的價值。向社會各界推薦這一部分書籍,也是整理《道藏》的工作之一。

《道藏》不僅內容豐富,而且版本價值很高。《道藏》中不少著作避宋諱,如琣r缺筆避宋真宗名諱,胤字缺筆避宋太祖名諱等,說明《道藏》中不少著作源自宋《道藏》,爲宋本,對於一些著作來說,其文字更接近原貌。有些著作是明版,也很珍貴。比如《無能子》,現存十幾種版本,《道藏》本最早。另外,《道藏》中善本很多,如《抱樸子》、《韓非子》等,均以《道藏》本爲佳。《道藏》對於校勘古籍的作用,已得到越來越多的人的重視。全面評價和介紹《道藏》的版本價值,也是很有意義的工作。

另一項工程浩大的工作是收集《道藏》以外的道經。明代以後,新的道經仍在繼續産生。所以許多學者深感有再續《道藏》的必要。清閔一得輯《道藏續編》第一集,美國學者薩梭(Mhiael Raleigh Saso)會同臺灣道教學者,于1975年出版了中文版《莊林續道藏》,共25卷,收錄了有關道教科儀的經文。這兩種書都是很好的嘗試,但在內容和卷帙方面都需要大大補充。

有些學者,雖然沒有進行再續《道藏》的工作,但在搜集道經方面進行了努力。清康熙年間進士彭定求編《道藏輯要》,收入道書283種。嘉慶年間,蔣元庭編入《道藏輯要目錄》一卷。光緒三十二年,成都二仙庵重刻,新增賀龍驤編《道藏輯要子目》五卷,另刻有《道藏輯要續編》行世。《道藏輯要》主要收《道藏》中的精華,但也增入了不少種新的道經。民國守一子輯《道藏精華錄》,收入100種,其中有一部分爲《道藏》外道經。今人肖天石輯《道藏精華》17集,收入600餘種,新增道經較多。此外還有:

1.《道言中外》,(明)一壑居士輯,明刊本,收入(晉)許遜著《銅符鐵券》一卷、《石函記》一卷,凡2種。

2.《道書全集》,(明)閻鶴洲輯,萬曆十九年(1591)金陵閻氏刊本,收道書35種。

3.《方壺外史》八卷,(明)陸西星撰,民國四年(1915)香山鄭觀應等刊印,收道書14種。

4.《道書》,清鈔本,收道書39種。

5.《道寶五種》,(清)陶素耜撰,清康熙中遺經堂刊本,收道書5種。

6.《道貫真源》(清)董元真輯,清乾隆嘉慶間古越集陽校刊本,收道書16種。

7.《道書十二種》(一名《指南針》),(清)劉一明撰,收道書12種。

8.《陳氏志學齋叢刊》,(清)□□輯,清光緒中陳氏志學齋刊本,收道書2種。

9.《古書隱樓藏書》,(清)閔一得輯,清光緒三十一年(1904)刊本,收道書35種。

10.《濟一子道書》,(清)傅金銓撰,清善成堂刊本,收道書12種。

11.《證道秘書》,(清)傅金銓輯,清善成堂刊本,收道書10種。

12.《楞園仙書》,(清)江含春撰,收鈔本9種。

13.《仙術秘庫》,清玉樞真人著,其內容分四部分:一、仙家修品術;二、仙家攝生術;三、仙家煉丹術;四、仙家實驗談。該書沒有以若干種道書合集的形式,但實際上是博采諸書。1980年由臺灣新文豐出版公司再版。

14.《悟真四注篇》,(民國)□□輯,民國石印本,收道書4種。

15.《道統大成》,光緒庚子年汪東亭輯,收入《參同契》、《中和集》、《入藥鏡》、《明道篇》等丹經。也由新文豐出版公司再版。

16.《中華仙學》上下兩冊。徐伯英選集、袁介圭審定,1978年由臺灣真善美出版社出版。所輯爲《揚善半月刊》、《仙道月報》中的文章。分爲四編。一仙學實證,二仙學理論,三詩歌雜抄,四仙學專著。

17.《道符制法》三冊,蘇鼎堂、楊逢時著,1983年由逸群圖書有限公司出版。

18.《中國道壇符咒總集》,峨眉居士藏版,書面印有這樣的話:"中國數千年來道教密藏符錄466道。"由內湖集安堂道壇印,逸群圖書有限公司總經銷,無印刷年代。

19.《道壇作法》,峨眉居士、追雲燕、靈仙子(張持貞)等編集,筆者見到17大冊,1983年至1985年由逸群圖書有限公司陸續出版。張源先代序,其中將道教分爲積善、經典、丹鼎、符籙、占驗五派,認爲道教有七義:敬天、祀祖、修道、行教、救人、利物、濟世。

20.《道教文獻》,林潔祥主編,1983年丹青圖書有限公司出版,收《龍虎山志》、《太嶽太和山志》、《逍遙山萬壽宮志》、《金蓋心燈》、《三教搜神大全》、《玉定金科例誅輯要》、《玉定金科例堂輯要》和《玉定金科例宥輯要》等8種。

郭煌卷子的發現,使我們得到一大批唐代手寫道經。其中有許多是《道藏》佚書。整理敦煌道經當使《道藏》得到寶貴的補充。著錄和研究敦煌卷子中《道藏》佚書的論著有:

1.《敦煌劫餘錄》,陳垣著

2.《道藏源流考》,陳國符著,1949

3.《倫敦所藏敦煌卷子經眼目錄》(《圖書集刊》新第1卷第4期),向覺明

4.《敦煌古籍敘錄》、王重民著,商務印書館,1956

5.《敦煌的道家經典》、《敦煌——偉大的文化寶庫》薑亮夫著,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1956

6.《スタィン將來敦煌文獻中の道教資料》,吉岡義豐著,(《東方宗教》第1213期),1958

7.《道教と佛教(第一卷)》,吉岡義豐著,1959

8.《敦煌殘卷三則》,(《福井博士頌壽紀念東洋思想論集》),大淵忍爾著,1960

9.《敦煌道經目錄》,大淵忍爾編,法藏館,1960

10.《敦煌遺書總目索引》,王重民編,商務印書館,1962

11.《敦煌道經後記彙錄》,陳祚龍著,(《大陸雜誌》第25卷第10號),196611

12.《スタィン將來大英博物館藏敦煌文獻目錄——道教の部》,吉岡義豐著,東洋文庫,1969

13.《敦煌道經目錄篇》,大淵忍爾著,福武書店,1978

14.《敦煌道經圖錄著》,大淵忍爾著,福武書店,1979

15.《敦煌と中國道教》,編集委員,大東出版社,1983

                             

《道藏》是按三洞四輔分類編排的。三洞指洞真、洞玄、洞神,四輔指太玄、太平、太清和正一。三洞加四輔合稱七部。七部是依道統區分的,即不同教派的經典有不同的傳授和發展源流。三洞四輔分類法標誌著道藏編纂工作的成熟,也是道教各流派認同意識的體現。從道經源流來說,洞真部是上清經,洞玄部是靈寶經,洞神部是三皇經,太玄部是老子經,太平部是太平經,太清部是丹書,正一部是天師道經。有一段時間,《道藏》就是依此分類編排道經的。但隨著道經的不斷增加,從唐起,有些道經已不能爲七部所容,《道藏》的分類就有些不適應需要了。

《正統道藏》中不僅有許多經無法爲七部所分類,即使符合七部的經也已混淆,如上清經當入《洞真部》,而今大多誤入《正一部》;《度人經》諸家注當入《洞玄部》,而今誤入《洞真部》;道家諸子註疏當入《太玄部》,而今誤入《洞真部》。

七部分類對於研究古代道經的源淵是很有用的,但對於分學科研究則不甚方便。除去梁阮孝緒《七錄》、《隋朝道書總目》和《隋書·經籍志》不算,唐代以後,還有其他分類方法。近現代更有進行新的分類嘗試者。

北宋張君房摘錄《大宋天宮寶藏》精華編成大型道教類書《雲笈七簽》。由於《雲笈七簽》形同縮編《道藏》,所以其分類實際上是對《道藏》的重新編排。《雲笈七簽》分爲道德部、混元混洞開闢劫運部、道教本始部、道教經法傳授部、經教相承部,三洞經教部、天地部、日月星辰部、十洲三島、洞天福地、二十八治、稟生受命、雜修攝、齋戒、說戒、七簽雜法、存思、秘要訣法、雜要圖訣法、雜秘要訣法、魂神、諸家氣法、金丹訣、金丹、金丹部、內丹訣法、內丹、方藥、符圖、庚申部、屍解、諸真要略、仙籍旨訣、諸真語論、七部語要,七部名數要記、仙籍語論要記、仙籍理論要記、仙籍語論要記、讚頌歌、詩歌、詩贊詞、贊詩詞、紀、傳、傳錄、列仙傳、神仙傳、洞仙傳、神仙感遇傳、傳和道教靈驗記等52類。

南宋鄭樵《通志·藝文略》將著錄的道經分爲25類:1老子、2莊子、3諸子、4陰符經、5黃庭經、6參同契、7目錄、8傳、9記、10論、11書、12經、13科儀、14符、15吐納、16胎、17內視、18導引、19辟穀、20內丹、21外丹、22金石藥、23服餌、24房中、25修養。

《道藏舉要》分道德真經、南華真經、沖虛至德真經、周易參同契、諸子、道書、史傳地志、攝生、術數、道家十集。

魏哲(戴遂良,L·Wieger)氏《道藏分類表》分爲56類:1義教、2諸天、3玉皇、4文昌、5梓潼、6北斗、7南斗、8神將、9神兵、10雷霆、11龍王、12白猿、13神虎、14五嶽、15竈神、16五行、17三官、18六甲、19三茅真君、20宇宙開闢進化論、21養真、22神真仙、23誡律拔罪、24修煉、25默悟、26啓示感應、27科儀、28懺頌、29符籙、30方術、31服食、32吐納、33丹法、34星占、35風水、36蔔筮、37術數、38周易、39亡魂、40血湖經、41報父母恩重經、42文集雜著、43史傳、44表奏、45地理、46博物、47醫藥生理、48老子、49列子、50莊子、51亢倉子、52亢倉子、53尹喜、54陰符經、55悟真篇、56參同契。

1959年中華書局出版的大型工具書《中國叢書綜錄》收入了《道藏》。其第1冊《總目》類編部分,按經史子集4部分類法、將《道藏》歸入子類道家。其第2冊《子目》將各叢書的子目打亂,仍按4部分類法編排,《道藏》大部分道書被集體歸入子部道教類,其餘分散到經、史、集部和子部其他類。子部道教類又細分爲經文、神符、靈圖、譜籙、戒律、威儀、方法、衆術、表章讚頌和雜著10屬。

1960年,陳攖甯先生將《道藏》經書分爲14類:1道學類,如老、莊、列、文、淮南子、關尹子等;2道通,如鬻子、鶡冠子、公孫龍子、尹文子、墨子、孫子……;3道功,如吐納、導引、存想、內丹等;4道術,如藥餌服食、金面爐火、神丹黃白;5道濟:醫書;6道餘:宅經、占卜;7道總:雲笈七簽、無上秘要;8道史:列傳,年譜、山志;9道集:詩文集;10道教:正一、全真兩派專講道教諸書及陶弘景的《真誥》;11道經,如元始、靈寶、太上諸經;12道戒,如專講戒律諸經書;13道法:道法會元、靈寶大法、三元秘藏等;14道儀,如道門科範、濟度全書、靈寶玉鑒、讚頌等。

19844月在杭州召開的《道藏提要》(任繼愈主編)討論會上,提出了3種分類目錄,徵求意見。在討論的基礎上,待出版的《道藏提要》的分類目錄確定爲:

一、總類:1.目錄;2.道教敍說、辭書、類書、叢書。

二、道經。

三、戒律科儀:1.戒律;2.科儀;3.齋醮懺儀;4.表奏、讚頌。

四、道論。

五、修煉:1.修心;2.存神;3.煉丹;4.行氣異養。

六、符籙道法:1.符籙圖訣;2.道法咒術。

七、記傳:1.神譜;2.仙傳道史;3.山瀆宮觀碑誌。

八、子書:1.諸子;2.易學;3.醫藥;4.占卜星命。

九、詩文集。

鍾肇鵬先生在《道藏目錄新編芻議》(見《中國文化研究集刊》第二輯,19852月,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一文中,參照中國古籍的4部分類法及道書的特點,將《道藏》目錄分爲總類、經論、史地、諸子、道術、雜著622目,原文分類表從略。

在保存明《道藏》原目錄分類的前提下,作爲並存目錄,重編《道藏》分類目錄是很有必要的。它可以給研究人員帶來便利。上述對《道藏》或著錄道經所作分類,皆有所長,各有側重。但總的來說,《道藏》新編分類目錄,尚處於摸索階段。在這個問題上,也同其他學術領域一樣,應當百花齊放。我個人認爲,如果有一種《道藏》新編目錄,不僅對道教界和精通古籍分類法的讀者適用,而且更能幫助興趣在於其他學科的讀者,從《道藏》中較爲迅速省力、準確地找到所需要的著作,這種目錄可能也有用處。這樣,就需要參考全國統一化和標準化的現代圖書分類法,採用新的術語。對於不能採用新術語的,只能列入哲學大類下的宗教小類的道經,可採用道教術語。《道藏》原目錄在三洞之下,各洞又分爲12部,12部的術語基本上是可以繼承的。

具體來說,《道藏》新編目錄初步考慮可以分爲以下27類:哲學、佛教、文訣、符圖、戒律、論注、神譜、威儀、頌奏、法術、迷信術數、兵法、詩文集、神話、圖畫故事、道教音樂曲譜、神仙人物傳記、宮觀山志、遊記、古代化學、中醫基礎理論、中草藥方術、氣功療法、養生、古代性醫學、科學技術和綜合性圖書。

另外,該交叉互見的著作,儘量在各類中標出,可能也是有益處的。

(原載《中國道教》1990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