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gif (3505 bytes)
正統道藏電子文字資料庫
太清部(CH06)

黃石公素書

經名:黃石合素書。舊題秦黃石公著。宋魏魯注。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清部。

黃石公素書

 

目錄#1

黃石公素書

五者一體章第一

正道如生章第二
求人之志章第三
德宗章第四
尊義章第五
安禮章第六

#1目錄原缺,據正文標題補。

 

黃石公素書序

攝褒信縣令將仕郎太

常寺協律郎魏魯上

黃石公蓋鎮星降靈,昊天長瑞,助聖君之德,資賢臣之謀,述五常之規儀,垂不朽之教誠。上有道德治國之行,中有全身保命之術,次有霸業匡邦之理,備而無遺。子房得之,一匡天下;武侯習之,獨霸三川。嗚呼君如,禮樂生知,機鈐天授。未有道德仁義不合於斯文,而成功業者也。魯,巖谷賤士,濫窺聖玄,言質而既慚不文,義淺而莫窮幽旨,有所訛謬,以俟將來。

 

黃石公素書

 

五者一體章第一

夫道、德、仁、義、禮,五者一體也。

夫有道者必有德。德者必懷仁。既懷其仁,必行其義。故有道、德、仁、義之君,必以禮下於人。是以道、德、仁、義、禮五者,闕一不可也。
道者,人之所蹈,使萬物各得不失其由。
君不違民利,使民遂成其性,為之道理。
德者,人之所得,使人各得其所欲。
為君之道,處其厚,不處其薄,法於天道,不言而信。
仁者,人之所親,
為人君親萬姓皆如赤子,使民仰之如慈親,故云人之所親。
有慈惠惻隱之心,以遂其生成。
慈者,常念萬物、恐失其所謂之慈。惠者,賜也,與也,重人之才而與方便、各得其所謂之惠。惻隱者,能憫惻于微細,憂及于人,常念之如赤子也。

義者,人之所宜,賞善罰惡,以成功立事。
懲奸勸善、濟弱扶危謂之義。賞善者,不以私嫌而廢功。罰惡者,不以親戚而免誅。然後可以成功立事也。
禮者,人之所履,夙興夜寐,以成人倫之序。
夫為人君之長,晝夜恭勤于禮節,乃能化被于人倫,令尊卑有序,使非法不行,謂之傳教。《詩》云: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夫欲為人之本,不可無一焉。故賢人君子,明乎盛衰之道,通乎成敗之數,
能審乎盛衰者,謂之賢人。君有道即就,明其盛也,君無道即隱,明乎衰也。通乎成敗者,君有道能匡君之美,君無道終不同其醜而故為惡也。雖居敗世而不亡身,故云通。
審乎理亂之勢,達乎去就之理,

君有道則理,可就而成之;君無道則亂,可拾而去之。故曰去就之理也。

故潛居抱道,以待其時。

潜者,隱也。賢人君子混于世,非遇明君而不顯其道。故曰待其時也。
若時至而行,則能極人臣之位;
君臣道合,能建立事功、華夷歸德,自然位極人臣。若非道而處,雖得之,不久也。
得機而動,則能成絕世之功。
機者,謀也。夫人藏機于心,如弩之有關也,若審其物而發,則物無不中。乘其時而動,即物無不成。故弩不可虛發,機不可亂施。弩虛發即狂,機亂施即敗。惟得時而動,得機而發,則如神而成功也。
如其不遇,沒身而已。
沒者,隱也。言君臣道不相合,不可以贊,則隱之于世。身不可妄仕;身不仕,無禍及也。
是以其道足高而名垂于後世,謂之聖人。,

言行此道者皆履于高貴,名播後代,是以謂之聖人。

 

正道如生章第二

德足以懷遠,

不顧小節而謀遠大,是謂有德。

信足以一異,

天之於人無言,而四時行,寒暑不差毫釐。故君子法於天,不可無信。設彼法度,終始如一。
義足以得衆,
不私於財,不厚於己,然後能伏其衆也。
才足以鑒古,
才,非文才也,謂公才也。能思前王之行有美德者行之,其不善者省而非之,此為鑒古。
明足以昭一下,
夫君子處人之上,如鏡在臺,無物不照。能參人是非,故為明君也。
此人之俊也。
行此五事,得名之俊才也。

行足以為儀表,

所行之事,動合規儀,衆取則於我,而為儀表。

智足以決嫌疑,

避嫌遠疑,是為有智。
信可以守約,
受君之命,雖萬里越境而守信,不可移也。
廉足以分財,
不厚己而薄人。
此人之豪也。
能行斯四者,得名之豪士。
守職而不廢,
不曠其位而行令,謂之不廢。
處義而不回,
事君盡忠、見危致命而匡救不移,謂之不回。
見利不苟得,臨難不苟免,此人之傑也。
非道之利,豈可苟得乎?合義之難,豈可苟免乎?是謂人傑。

 

求人之志章第三

絕嗜禁欲,所以除累。

君若躭玩於一事,則使民廢其業,競以所好來求寵也。多欲,即牽累其心。是以不躭、不欲,自然無其累也。
抑非損惡,所以攘過。
抑者,遏也,遏其是非之心。損者,滅也,滅其造惡之事。可以除己之過。
貶酒節色,所以無污。
酒色於人,損而無益,使人神不清、智不明。神濁即喊筭,智暗即聽政不審也。
避嫌遠疑,所以不俟。
處於嫌疑,寧無禍息?
博學切問,所以廣智。
前王之教,傳於典籍;博而覽之,以成學業。切問者,有不明之義,切而問之,以廣其智。
高行微言,所以修身。

高行者,處下而不深,居衆而不羣,謂之高行。微言者,習先王典誥垂教之言以化人,謂之微言。專而行之,謂之修身。

恭儉謙約,所以自守。
恭恭於物,人能敬之;儉約謙和,可保終吉。
深計遠慮,所以不窮。
計不深而鈴敗,慮不遠而鈴憂。故君子深遠計慮,而能不處於窮極之地也。
親仁友直,所以扶墜。
親於仁人,結彼直友,即能不怠其身於禍害。
近恕篤行,所以接人。
恕人之短,藏己之長,不傲於物而行恭敬,即無人不接矣。
任能使才,所以濟務。
良匠無棄材,良將無棄士。度彼才能而用之,故名濟其務。
絕惡斥讒,所以止亂。
閉讒說之門,塞姦邪之路,行於正道,固無禍亂也。

推本念古,所以不惑。

君子叉思其本末,不躁而求進於古先,無不立功業而成大名,所以不惑。

先揆後度,所以應卒。
軍機尚怯,故兵書曰:其要在豫謀,是以有備無息。不豫揆度,何以應卒?
設變致權,所以解結。
君子之性如水,能就其方圓,不可固而執之,必能變通,故可解其結。
括囊順令,所以無咎。
不累非道之財而能濟衆者,故無災害。
獗獗挺挺,所以立功。兢兢業業,所以保終。
不墮不慢,初終如一,所以長守其貴也。

 

德宗章第四

夫志心篤行之術,長莫長於籌謨,

小人以力爭,君子以謀勝,是以良將不戰而勝。故力事不如謀成。

安莫安於忍欲,

忍其所欲則心神不撓,心神不撓則四體安寧。

先莫先於修德,
修德為百行之先,故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樂莫樂於好善,
崇奉正教,敬仰神衹,謂之善。
神莫神於至誠,
至誠感神,從精誠發于心,叉能動天地、感鬼神矣。
潔莫潔於慎濁,
戒慎無染,可致高潔。
吉莫吉於知足,
任直體道,不非理以求富貴,故常保吉慶。
苦莫苦於多願,
多願而少得,叉苦於心也。
悲莫悲於精散,
形者,神之屋宅也。精散則形枯,形枯則神無所居,為陰鬼所侵。雖金玉滿堂而不可贖其身,妻子至親而不可延其命

病莫病於無常

君子之性必有常度,苟或不常,是為病也。

短莫短於苟得,

不以其道,苟而得之,是為不久長也。

幽莫幽於貪鄙,

責求向己,鄙恡於人,此是小人之行,故云幽。

孤莫孤於自是,

人君常執自是以責人非。衆聰不與共聽,衆明不與共視,豈不孤矣?

危莫危於任疑,

既懷其疑,即不可任。若任所疑,叉致死禍。

敗莫敗於多私。

向公無憂,多私必敗。

 

尊義章第五

以明示下者淺

明不可炫藏,其心不能自炤,可謂淺矣。

有過不知者蔽,

君子日新其德,慮恐有過不自改乎。

迷而不反者惑,

日月時有虧盈,人豈無過?不患有過而息不改,是不惑矣。
以言取怨者禍,
不慮其遠,以言傷人,既取其怨,久而成息。故曰:口是禍之門。
令與心乖者廢,
令不可以心乖,即民不敬。
後令謬前者毀,
法令謬行,即毀謗起。
怒而不威者犯,
君子不重則不威。既無威德,小人是以犯之也。
好衆辱人者殃,
折辱於人,為衆所恥。積怨蓄懷,久而成殃也。
戮辱所任者危,
曾受無辜之辱,不可任之。得權得使,鈴危也。
慢其所敬者凶,

合歸敬者而反慢之,必招禍矣。

貌合心離者孤,

貌與心乖者,事多不同道。既寡其朋,鈴孤獨也。

親佞遠忠者亡,

不納忠良之言而聽讒邪之說,良臣去國,奸佞在朝,此為滅亡之本也。

近色遠賢者昏,

好色而不親善事,此為昏亂之君也。

私人以官者浮,

才器無堪而強處於祿位,如涯之在水,浮而不久也。

女謁公行者亂,

內戚外連,公行私事,此乃禍亂之本。

羣下外思者淪,

思歸於外,即多離心。援寡德孤,淪亡之兆。

上下相違者散,

君臣貴和,息在不睦。上違下拒,可散可離。

上下相怠者無功,

上下相承,功齊天地。是非各異,何功而成?

上下相易者傾,

以勢奪權,以財易位,君臣俱傾危也。

凌弱取勝者侵,
倚尊凌卑,強取勝功,是謂侵欺,故非有德。
名不勝實者耗,
張彼虛譽而無實功,其名日消,其道日耗。
略己責人者不治,
顯己之長,責人之短,自恃其能,必不治也。
自厚薄人者棄,
自厚薄人,人不同心,故多棄叛。
以小過棄大功者損,
以小過掩大功則使徒進,日減其志,故可損也。
行賞恡色者沮,
既疑勿使,既用勿疑。
牧人以德者集,繩人以刑者散。
窮問盡理,量罪行誅,使不受於無辜,以道教化,謂之得,衆人皆聚而歸化也。不量輕重,不窮詞理而行誅滅,令人恐懼,不復聊生,謂之暴虐,故散亡也。

小功不賞,大功不立。

重賞之下,鈴有勇夫。
小怨不捨,大怨必生。
大人君子,法象天地,無不包容,不求小過于人,故天下無怨也。
賞人恨之、罰人不甘心者叛,
功大而賞輕則恨起,過小而罰重則人必不甘。
賞加無功者怨,
無功者賞,有功者怨。
罰及無罪者酷,
無罪者罰,善人被其酷暴。
聽讒如美膳、聞諫如仇者亡,
樂讒言如飲美膳,聞忠諫似見仇讎,去道日遠,不亡何待?
能有其有者安,貪人之有者殘。
能有其有者,滿而不溢,故安。無道之君責人之有,非殘害者不可得也。

 

安禮章第六

怨在不捨小過,

拾小過而怨,是稀也。

患在不預定謀。

不預定謀、臨難何悔?

福在積善,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禍在積惡。
積不善之家,叉有餘殃。
饑在賤農,寒在墮織。
守天之道,分地之利,何有饑寒之憂也?
安在得人,
苟得其人,人必匡以政,故仁者安仁。
危在失士。
士有宣力,匡君竭誠。為主反遭毀棄,則賢者退,國叉危亡也。
富在迎來,貧在後時。
智者預謀,愚者後動。
上無常操,下多疑心。

君子居止不撓進退之儀,是為有德。心若躁靜不常,喜怒不節,人皆莫測,故多疑生也。

輕上生罪,侮下無親。

慢上招禍,侮下情疏。君臣既疏,故無親也。
近臣不重,遠者輕之。
欲仰其君,先觀其臣。良臣在朝,德先歸於君。國無良臣,若車無轄也。
自疑不信人,自信不疑人。
人君多自疑,不信忠直之言。若自誠信,則人化之情各盡誠,何勞疑矣。
枉士無直友,
枉者,曲也。夫好曲者必惡直,故云無直友也。
曲上無直下。
未有形正而影曲者。蓋上不正即使下多委曲也。
危國無賢臣,
夫國之起禍,如身之有疾。善攝養者不使困弊,善理國者不致顛危。用忠信之言,其禍可救;從無益之計,其國必危。國既危矣,賢人何救?故云無賢臣也。

亂政無善人。

上以風化下,故小人隨之也。

愛人深者求賢急,

昔周公欲成大國之,美,而求天下之賢,吐哺進賓,握髪待士,居上位而求天下之驕,輔成大業,垂芳萬古,謂之聖人。

樂得賢者養人厚

取魚必香鉺,縻賢必厚祿。以香鉺求魚,魚可竭;以厚禄養士,士畢至。故得天下賢人聚而歸之。

賢士徵不歸,亡國之證。

君昏則賢去國。迎而不返者,是亡國之徵也。

國之將亡賢士先出。

徵子去商,仲尼去魯。

地薄者,大物不生。水淺者,大魚不遊。樹禿者,大鳥不栖林疏者,大獸不居。

此皆喻君德不廣,賢人無所容也。

山峭者崩,

言山無基腳、峭拔而獨高必。喻君無輔佐而必政危亡。

澤滿者縊。

澤不及江海之廣而易為滿溢。喻量狹之君如澤之溢滿也。

棄玉如石者盲,
玉石不分,賢愚不辮,如其盲瞽也。
羊質虎皮者辱。
不量才而用人,德不稱其位。喻虎皮政于羊身,豈不辱其威儀哉?
衣不舉領者倒,
舉衣不從領叉倒,用人不量才鈴亂。
走不視地者顛。
君子之德在乎寬審。不詳不審,鈴致顛墜也。
柱弱者屋壞,輔弱者國傾。
峻宇叉資於梁柱,明君須藉其良臣。輔佐非其人,如屋之無梁柱也,必致傾壞。
足寒傷心,人怨傷國。
國以人為本。明君能理民怨,常察民心,以遵所欲。太公曰:國將亡而民先困池。
山欲崩者先虧基,國將衰者人先弊。根枯枝朽,人困國殘。

山以基為本,樹以根為本。言亡其本,皆無以立也。

與覆車同軌者傾,與亡國同事者滅。

前車已覆,後車宜改轍。亡國之令,亦宜改之。反與同行,自貽傾滅也。
見已往,慎將來,惡其跡者豫避。
察彼興亡之道,可見吉凶之源。惡跡之人宜改而避之,終無累也。
畏危者安,懼亡者存。
君子居安思危,所以長久。不思不慮,恣情所欲,自取傾亡也。
夫人之所行,有道則吉,無道則凶。
周公、文王以德伏諸侯而天下歸之,有兵不戰而取勝,有城不備而無敵,子孫相承八百餘年,謂之吉君。桀、紂之君縱彼兇暴,以酒為池,以肉為林,積財如丘,以募勇士能拔山扛鼎者、能陸地行舟者、能舒鈞斷索者,勇力之人可及數千,立見亡敗,身首異處,子孫滅亡,無道雖縱於一時,醜名自彰於百代,豈不哀哉。
吉者百福所歸,凶者百禍所攻,

君行仁德,衆所歸之而成福。君行暴虐,衆所攻之而致禍。

非曰神聖,自然所種。

黃石公謙言云:非吾能致人之吉凶,乃隨人之所為而致其禍福也。
務善策者無惡事,能遠慮者無近憂。
君子不務善策,如木不從繩;不有遠慮,其何免于憂乎?
夫勇者可令進鬬,不可令持堅;
堅者,堅守。
重者可令固守,不可令凌敵;
重,仁德深重是也。
貪者可令攻取,不可令分財;
既能責財,必能亡命。
廉者可令主守,不可令進取;
孤守清潔,難與衆合。
信者可令持約,不可令應變。
執情守信,爻無變通也。
五者各令隨其才而消息之,即無不亨也。

 

黃石公素書竟

 

製作單位 道教學術資訊網站
製作 洪百堅
資料來源 正統道藏

志工人員

王玉琤 羅建英 羅美麗

文字校正

新道藏編纂小組

讚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