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dth="192">

 

 

index.gif (3505 bytes)
正統道藏電子文字資料庫
太玄部(CH04)

翠虛篇

經名:翠虛篇。一卷。南宋陳楠撰。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翠虛篇

泥丸陳真人撰

  

紫庭經

 

絳宮天子統乾乾,乾龍飛上九華天,天中妙有無極宮,宮中萬卷指玄篇,

篇篇皆露金丹旨,千句萬句會一言。教人只在尋汞鉛,二物採入鼎中煎,

夜來火發崑崙山,山頭火冷月光寒,曲江之上金烏飛,垣娥已與斗牛歡。
採之鍊之未片餉,一氣渺渺通三關,三關來往氣無窮,一道白脈朝泥丸。
泥丸之上紫金鼎,鼎中一塊紫金團,化為玉漿流入口,香甜清爽透舌端。
吞吞服服入五內,臟腑暢甚身康安,赤蛇蒼龍交合時,風恬浪靜虎龍蟠。
神水湛湛華池靜,白雪紛紛飛四山,七賓樓臺十二時,樓前黃花深可觀。
即此可謂鉛汞精,化作精髓盈關源,但去身中尋周天,前弦以後後弦前,
藥物平平氣象足,天地日月交會間。虛空自然百雜碎,嚼破混沌軟如綿,

番來覆去成一錢,遍體玉潤而金堅。赤血換兮白血流,金光滿室森森然,

一池秋水浸明月,一朵金花如紅蓮。此時身中神氣全,不須求道復參禪。
我今知君如此賢,知君有分為神仙,分明指示無兩語,默默運用而抽添。
年中採月不用年,月中取日月徒然,日中取時時易日,時中有刻而玄玄。
玄之又玄不可言,元來朔望明晦弦,金翁姹女奪造化,神鬼哭泣驚相喧。
雲收雨散萬籟靜,一粒玄珠種玉田,十月火侯聖胎仙,九轉九朔相迥旋。
初時夾脊關脈開,其次膀胱如火然,內中兩腎如湯煎,時乎挑動衝心源。
心腎水火自交感,金木間隔隨使然,黃庭一氣居中宮,宮制萬象心掌權,
水源清清如玉鏡,孰使河車如行船,一霎火焰飛燒天,烏魂兔魄成微塵。
如斯默默覓真荃,一路逕直入靈真,分明精氣以氣存,漸漸氣積以生神。
此神乃是天地精,純陽不死為真人,若知如此宜修仙,修仙惟有金丹門。

金丹亦無第二訣,身中一畝為家園,唾涕精津氣血液,七件陰物何正焉!

坎中非腎乃靈根,潭底日紅北馬奔,七返九還在片時,一切萬物皆生成。

惟此乾坤真運用,不必兀兀徒無言,無心無念神已昏,安得凝聚成胎仙。
胎仙只是交結成,交結惟在頃刻間,君還知有太陽回,正在冬至幾日前。
又言金精既降時,復以何物復金精,金精只在坤宮藥,坤在西南為川源,
蟾光終日照西川,只此便是藥之根。以時易日刻易時,一滴甘露名靈泉,
吞入心中衝肺腧,落在膀胱而成丹。丹頭不在膀胱結,元在膀胱卻在肝,
肝為木液遇金精,逢土交結成大還。莫言此時有為功,又恐斯為著相言,
始於著相始無相,鍊精化氣氣歸根,氣之根本凝成神,方曰無為而通靈。
譬如夫婦交媾時,一點精血結成嬰,彼之以情而感情,尚且嬰兒十月成,
何況宇宙在乎手。身中虎嘯龍吟聲,雖然不見龍之吟,波浪高湧千萬尋,
雖然不見虎之嘯,夜探風聲吼萬林。自乎丹道凝結後,以至火候烹鍊深,

及於十月霜飛時,神魂奔走安敢爭。一年都計十二月,卯酉沐浴誰敢行,

所以十月入神室,金鼎滿滿龍精盈,縛雲捉月之機關,得訣修鍊夫何難?
果然縛得雲在山,又解捉住月之魂,點頭此語知古人,何慮不把身飛升。
身之殼兮心之內,心中自有無價珍,可以生我復死我,既能饑人亦飽人,
尋其義路取其原,逍遙快樂無饑寒。似此景象與證驗,總在一日工夫間,
工夫如此譬似閑,藥不遠兮採不難。誰知火候萬丈紅,燒殺三尸玉爐寒,
丹田亦能生紫芝,黃庭又以生紅檗。紅檗一餐永不饑,紫芝一服常童顏,
滿身渾是白乳花,金筋玉骨老不昏。功成行滿鶴來至,一舉便要登雲端。

  

大道歌

 

真陰真陽是真道,只在眼前何遠討,凡流歲歲燒還丹,或見青黃自云好。
志士應願承法則,莫損心神須見道,但知求得真黃芽,人得食之壽無老。

黃芽不與世鉛同,徒以勞身不見功,虛度光陰空白首,何處悠悠訪赤松。

神水華池世所希,流傳不與俗人知,還將世上凡鉛汞,相似令人迷不知。
青龍逐虎虎隨龍,赤禽交會聲噹噹,調氣運火逐禽宮,丹砂入腹身沖沖。
五行深妙義難知,龍虎隱藏在坎離,還丹之術過數百,最妙須得真華池。
丹砂其位元非赤,四季排來在南宅,流珠本性無定居,若識其原如秋石。
日魂月華二氣真,含胎育子自堪神,變轉欲終君自見,分明化作明窗塵。
鉛汞一門不可依,金丹祕訣聖無知,莫將世人凡鉛汞,論年運火共相持。
天生二物應虛無,為妻為子復為夫,三五之門為日月,能分卯酉別終初。
全養天然稟至神,沖和之氣結成身,富貴只綠懷五彩,心知鉛汞共成親。
乾坤不互相為避,採取元和在天地,十月養成子母分,賢者何曾更運氣。
玄黃瞑淇不可辯,鉛汞之門義難顯,世人不曉定其源,細視五行定聽見。

嬰兒漠漠不可悟,徒以勞神虛自苦,但知會得聖人言,即是分明天上路。

三四同居共一室,一二夫妻為偶匹,要假良媒方得親,遂使交遊情意密。

浮沉恍惚往難辯,悟取迷途年月遠,欲知靈藥何日成,陽數終須歸九轉。
陰陽冥寞不可知,青龍白虎自相持,年終變轉自相噉,白虎制龍龍漸稀。
乾天為父坤為母,南方朱雀北玄武,年終歲久俱成土,時人何處尋龍虎。
三人義合同為宗,常移日月照其中,已遇三花金玉液,九轉須終十月功。
青龍本質在東宮,配合乾坤震位中,白虎自玆相見後,流珠那肯不相從。
龍虎修來五轉強,爐中漸覺菊花香,如今修鍊正當節,莫使悠悠歲月長。
欲識丹砂是木精,移來西位與金並,凡人何處尋蹤跡,恍惚中間五窅冥。
悟者猶如返故武,迷途不易尋路若,三人運合同一源,本姓何曾離宗祖。
一人本有一人無,金公為婦木為夫,玄冥探遠不可度,志士何曾肯強圖。
立天汪汪配地黃,男精和合並同房,白液爐戶隨分化,時人服者瑩心凉。

金木傷相誰定原,五行相返自相連,世上黃龍陰火白,誰能識得黃芽鉛。

世上鉛汞不相依,志士元知在坎離,賢者共藏人不見,准南修祕在華池。
九轉丹成歲欲終,開爐欲見藥花紅,水火變來俱作土,時人何處覓金翁。
鉛汞相傳世所希,丹砂為質雪為衣,朦朧只在君家舍,日日君看君不知。
還丹入口身自輕,能消久病去妖精,貪愛自玆無所染,能改愚人世與情。
誰悟靈丹出世塵,三花會合與龍親,君看前後鍊丹者,俟殺千人與萬人。

  

羅浮翠虛吟

 

嘉定壬申八月秋,翠虛道人在羅浮,眼前萬事去如水,天地何處一沙鷗。

吾將蛻形歸玉闕,遂以金丹火候訣,說與瓊山白玉蟾,使之深識造化骨。
道光禪師薛紫賢,付我歸根復命篇,指示鉛汞兩箇字,所謂真的玄中玄。
辛苦都來只十月,漸漸採取漸凝結,而今通神是白血,已覺四肢無寒熱。

後來依舊去參人,勘破多少野狐精,箇箇不是真一處,都是旁門不是真。

恐君虛度此青春,從頭一一為君陳,若非金液還丹訣,不必空自勞精神。
有如迷者學採戰,心心只向房中戀,謂之陰丹御女方,手按眉間吸氣嚥,
奪人精氣補吾身,執著三峰信邪見。產門喚作生身處,九淺一深行幾遍,
軒后彭祖老容成,黃谷壽光趙飛燕,他家別有通霄路,酒肆淫坊戲歷鍊。
莫言花裹遇神仙,即把金篦換瓦片,樹根已朽葉徒青,氣海波翻死如箭。
其他有若諸旁門,尚自可給安樂緣,有如服氣為中黃,有如守頂為混元,
有如運氣為先天,有如嚥液為靈泉。或者脾邊認一穴,執定為之呼吸根,
或者口鼻為玄牝,納清吐濁為返還,或者默朝高上帝,心目上視守泥丸。
與彼存思氣升降,以此謂之夾脊關,與彼閉息吞津唾,謂之玉液金液丹,
與彼存神守臍下,與彼作念想眉問。又如運心思脊骨,又如合口柱舌端,

煉肩縮頸偃脊背,喚作直入王京山。口為華池舌為龍,喚作神水流潺潺,

此箇旁門安樂法,擬作天仙豈不難?八十放九嚥其一,聚氣歸臍謂胎息,

手持念珠數呼吸,水壺土圭則時刻。或依靈寶祕法行,直勒尾間嚥津液,
或參西山會真記,終日無言面對壁。時人雖是學坐禪,何曾月照寒潭碧,
時人雖是學抱元,何曾如玉之在石。或言大道本無為,枯木灰心孤默默,
或言已自顯現成,試問幻身何處得。更有勞形採日月,謂之天魂與地魄,
更有終宵服七曜,謂之造化真血脈,更有肘後飛金精,氣自騰騰水滴滴,
更有太乙含真氣,心自冥冥賢寂寂。有般循環運流珠,有般靜定想朱橘,
如斯皆是養命方,即非無質生靈質。道要無中養就兒,箇中別有真端的,
都綠簡易妙天機,散在丹書不肯洩。可伶愚夫自執迷,迷迷相指畫無無,
箇般詭怪顛狂輩,坐中搖動顫多時。屈伸偃仰千萬狀,啼哭叫喚如兒嬉,
蓋緣方寸無主人,氣虛氣散神狂飛,一隊妄想爭唱鬨,以此誑俗誘愚癡,

不知與道合其真,與鬼合邪徒妄為。一纔心動氣隨動,跳躍顫掉運神機,

或曰此是陽氣來,或日龍虎爭戰時,或曰河車千萬迎,或日水火柑奔馳。
看看搖擺五臟氣,一旦腦瀉精神羸,當初神祖留丹訣,無中生有作丹基,
何曾有此鬼怪狀,盡是下士徒闡提。我聞前代諸聖師,無為之中無不為,
盡於無相生實相,不假想化並行持。則有些兒奇又奇,心腎元來非坎高,
肝心脾肺腎腸膽,只是空屋舊藩籬,涕唾津精氣血液,只可接助為階梯,
精神魂魄心意氣,觀之自是而實非。何須內觀及鑑形,或聽靈響視泓池,
吞霞飲露服元氣,功效不驗心神疲,演說清虛弄爐火,索人投狀齋金寶,
敢將蛙草藐滄俱,元始天尊即是我,虛收銜號偽神通,指劃鬼神說因果,
今朝明朝又奏名,內丹外丹無不可,欺賢罔聖昧三光,自視禍福皆嬤儸,
招邀徒弟走市塵,醉酒飽德成群夥。大道從來絕名相,真仙本自無花草,

教他戒誓立辛勤,爭如汝自辛勤好,一人迷昧猶自可,迷以傳迷迷至老。

此輩一盲引眾盲,共入迷途真憂惱,忽朝福盡罪報來,獲罪於天無所禱,

三元九府錄其愆,迫魄繫魄受冥考。舉世人人喜學仙,幾人日日去參玄,
各自妄誕自相高,不務真實為真詮。古人好語須切記,工夫純熟語通仙,
言語不通非眷屬,工夫不到不方圓。我昔工夫行一年,六脈已息氣歸根,
有一嬰兒在丹田,與我形貌亦如然。飜思塵塵學道者,三年九載空遷延,
依前雲水遊四海,冷眼看有誰堪傳。灶香問道仍下風,勘辯邪正知愚賢,
歸來作此翠虛吟,猶如杲日麗青天,掃除末學小伎術,分別火候鍊藥物,
只取一味水中金,收拾虛無造化窟,促將百脈盡歸源,脉任氣停丹始結。
初時枯木依寒巖,二獸相逢如電掣,中央正位產玄珠,浪靜風平雲雨歇,
半時之間見丹頭,軟似綿團硬似鐵。此時南方赤鳳血,採之須要知時節,
一般纔得萬般全,復命歸根真孔穴。內中自有真壺天,風物光明月皎潔,

龍吟虎嘯鉛汞交,灼見黃芽芽白雪,每常天地交合時,奪取陰陽造化機。

卯酉甲庚須沐浴,弦望晦朔要防危,隨日隨時則斤兩,抽添運用在怡怡。
十二時中只一時,九還七返這些兒,溫養功須常固濟,巽風常向坎中吹。
行坐寢食總如之,性恐火冷丹力遲,一年周天除卯酉,九轉工夫月用九,
至於十月玉霜飛,聖胎圓就風雷吼。一載胎生一箇兒,子生孫了又孫枝,
千百億化最妙處,豈可容易教人知。忘形死心絕爾汝,存亡動靜分賓主,
朝昏藥物有浮沉,水火爻符宜檢舉。真氣薰蒸無寒暑,純陽流溢無生死。
有一子母分胎路,妙在尾箕斗牛女,若欲延年救老殘,斷除淫欲行旁門,
果將流形永住世,除非運火鍊神丹。神丹之功三百日,七解七蛻成大還,
聚則成形散成氣,天上人間總一般。寧可求師安樂法,不可邪淫採精血,
古云天地悉皆歸,須學無為清淨訣。縛住青山萬頃雲,撈取碧潭一輪月,

玄關一竅無人知,此是刀圭甚奇絕。夜來撞見呂秀才,有一丹訣猶奇哉,

卻把太虛為爐鼎,活捉烏兔為藥材,山河大地發猛火,於中萬象生雲雷,

昔時混沌今品物,一時交結成聖胎,也無金木相間隔,也無龍虎分南北,
不問子母及雌雄,不問夫妻及黑白,何人名曰大還丹,太上老君吞不得。
老君留與清閑客,服了飛仙登太極,更將一盞鴻濛酒,餌此刀圭壯顏色,
任從滄海變桑田,我道壺中未一年。懸知汝心如鐵堅,所以口口密相傳,
妙處都無半句子,神仙法度真自然。速須下手結胎仙,朗吟歸去蓬萊天。

  

丹基歸一論

 

  古人有言:得其一,萬事畢。噫!誠哉!是言也。此吾所以刻丹經之繁蕪,標紫書之樞要,蓋為是也。一也者,金丹之基也,實千經萬論之原,千變萬化之祖也。以要言之,天魂地魄,即日精月華也;紅鉛黑汞,即金精木液也;烏兔即龜蛇也,馬牛即龍虎也,朱砂水銀,乃黃芽白雪之骨也,丹砂秋石,乃白金黑錫之由也。別之為男女夫婦,體之為金木水火,類之為青幽徐揚,象之為乾坤坎高。或日河車者,或黃舉者,或有言交梨火棗者,或有言金砂玉汞者。又如丁翁黃婆之名,嬰兒姹女之號,拆為黑白,分為青黃,有如許之紛紛,其實陰陽二字也,是皆一物,謂如守一壇,戊己戶,玄關一竅,玄牝之門,神水華池,鉛爐土釜,朱砂鼎,偃月爐,中黃宮,丹元府,神室氣府,關元丹田,呼吸之根,凝結之所,此又皆一處也。復如冬夏二至,春秋兩分,卯酉甲庚,弦望晦朔,子午巳亥,寅子坤申,二十四炁,七十二候,一年交合,一月週迴,高坎之時,兔雞之月,乾巽之穴,二八之門,朝屯暮蒙,晝姤夜復。人不知以為果須依時按節,推氣測候,分拆數法,准則銖爻,故曰視土圭,夜瞻刻漏,謬之甚矣!又豈知周年造化,乃周身之精氣,日夜時刻,乃精氣之變態也。其中有衰有旺,有升降,有浮沉,有清有濁。是以聖人以外象證之,殊不知天地氣數,在乎一時之工.夫也。所以中間有陰陽寒暑之證,有生殺盈虧之狀,小則按百刻,大則如一年,只在一時而然也。然一時即一處也,一處即一物也,人知此之所以為一,則採取有法,運用有度,斤兩有則,水火有等,與夫抽添進退之妙,沐浴交結之奧,不無防危慮險也。若毫釐之失,則日月失道,金汞異爐,非知造化之深者,莫克知陰陽之義如是其祕也。一陰一陽之謂道,道即金丹也,金丹即是也。古仙上靈,韶人鍊七返九還,金液大丹者,故乃入道之捷徑耳。故有片餉工夫,自然交媾,迴風混合,百日工靈之語。行之九月,謂之九轉,鍊之一年,謂之聖胎。此其所以隱而不露者,以上天祕惜,不欲輕泄此道耳。豈得無禍福於傳授賢否之間乎!即以唾涕精津氣血液為陰物也,又以泥丸丹田,心腎脾肺,尾聞夾脊口鼻,非真一處也,何從而知金木之所以間隔,水火之所以既未濟者?能以一之一字訂諸群經,參諸往哲,勿以神氣為自然歸復,勿以禪定為自然交合,審能如是,或恐暗合孫昊,而終非促百脈以歸源,窮九關而徹底,三火所聚,八水同歸者也。至於神入氣為胎火,鍊藥成丹,豈容易明?有曰神衛氣者,有曰神凝則氣聚者,有曰神氣自然歸復者,皓首茫然,反起虛無之歎。夫豈知丹基之真一為妙哉!若將遊浮靈,揖華佺於空蒙盲靄之上者,得一可以畢萬,故作《丹經歸一論》,以付學者白玉蟾。穎川陳泥丸太乙刀圭之說,傳諸後古云。

  

水調歌頭

贈九霞子鞠九思

 

奪取天機妙,夜半看辰灼,一些珠露,阿誰運到稻花頭?

便向此時採取,宛如碧蓮合藥,滴破玉池秋,萬籟風初起,明月一沙鷗。 紫河車,乘赤鳳,入瓊樓。謂之玉汞,與鉛與土正相投。

五氣三花聚頂,吹著自然真火,鍊得似紅榴。十月胎仙出,雷電送金此。

 

  

鵲橋仙

贈墊虛子沙道昭

 

紅蓮含藥,露珠凝碧,飛落華池滴滴。運歸金鼎喚丁公,鍊得似一枚朱橘。

三花噴火,五雲擁月,上有金胎神室。洞房雲雨正春風,十箇月胎仙了畢。
  

真珠簾
贈海南子白玉蟾

 

金丹大藥人人有,要須是心傳口授。

一片白龍肝,一盞醍醐酒,只向高無尋坎有,移部南辰迴北斗。

好笑,見金翁姹女,兩箇廝鬥。

些兒鉛汞調勻,觀漢月海潮,抽添火候。

一箭透三關,方表神仙手。

兔子方來烏處住,龜兄便把蛇吞了,

知否;那兩箇鍾呂,是吾師友。

  

金丹詩訣

 

半斤真汞半斤鉛,隱在靈源太極先,須趁子時當採取,鍊成金液入丹田。

 

神符白雪結玄珠,此是金丹第一爐,十二時辰須認子,莫教金鼎汞花枯。

 

水火相交虎遇龍,金翁姥女兩爭雄,青去白來然後黑,到紅方且入黃宮。

 

玉爐三轉見黃芽,火裹紅蓮解發花,人在絳官貪夜月;一杯美酒餌丹砂。

 

四轉紅爐轉四神,添符進火養胎精,龍虎繞爐爭造化,巽風吹起水中燈。

 

五轉方成白馬芽,卻教六賊運河車,五行俱備雷聲震。正好登樓看汞花。

 

鍊成玉液玉神丹,擒制龜蛇頃刻間,已是中成消息處,玉爐養火莫教寒。

 

天上七星地七寶,人有七#1竅權歸腦,七返靈砂陰氣消,鉛爐只使溫溫火。

 

八轉神錦玉清砂,卯酉抽添火不差,渴飲華池饑嚼氣,黃婆終日看金花。

 

九轉紫金成至寶,天門地戶自關瑣,三百八十有四銖,散為三萬六千顆。

 

青童把鏡照泥丸,五臟祥雲徹上關,子午寅申和巳亥,胎圓數足出崑崙。

 

移將北斗向南辰,穿過黃庭入紫庭,鑽簇一年真造化,太陽正照月三更。

 

上應星辰下應鉛,太陽三十六交踱,不因法象無由採,誰語生於天地先。

 

黃丹胡粉密陀僧,此是嘉州造化能,若不見陽真一法,世間還有幾人曾。

 

紅鉛之髓名真汞,黑汞之精是正鉛,莫向腎中求造化,卻須心裹覓先天。

 

靈汞元非是水銀,丹砂不赤太迷人,此般真物誰能識,識者縿鸞脫世塵。

 

三種真形一種稀,結成靈異少人知,莫言龍虎同源出,便是神仙立兆基。

 

鎮星合得配中央,偃水能交色變黃,不比凡金銀與鐵,成時全是賴陰陽。

 

莫近丘墳穢污田,亦嫌戰地產人眠,坤來靈氣形為福,便是求仙小洞天。

 

山林靜處最宜良,或在塵中或在鄉,土德厚時丹得厚,妄為立見有迍殃。

 

室宜向木對朝陽,兌有明窗對夕光,照顧有名人莫曉,暮陰不得閉金牆。

 

八門運化應時開,進退隨金定往來,莫息明爐並百戶,安然二鼎位三台。

 

六百篇中起伏明,三光須順日虛盈,推移八卦明斤兩,刻漏相參莫住程。

 

陰火息時陽火銷,理分外立順羲爻,更隨黑白天邊月,六候方終晦朔交。

 

四時推運逐星杓,晝夜停分百刻昭,鄭重元君重定式,細詳時候已明標。

 

天上分明十二時,人問分作鍊丹程,若言刻漏無憑信,不會玄機藥未成。

 

心地虛閑絕萬綠,且宜清靜返身觀,要知鐵脊梁之漢,何慮修丹下手難。

 

言者不知知不言,高談闊論萬千般,雖然眼下無人辯,恐汝終身被自瞞。

 

人如得道自嬰兒,不辯閑言是與非,君若不能心具眼,他時追悔問他誰。

 

執著之人得不真,朝行幕輟又非誠,誠心修鍊見功驗,方是人中識得人。

 

父精母血結胎成,尚自他形似我形,身內認吾真父母,方纔捉得五行精。

 

子時氣對尾閒關,夾脊河車透頂門,一顆水晶入爐內,赤龍含汞上泥丸。

 

氣入丹田養白鴉,斯時方日結黃芽,華池神水含明月,取得刀圭大似麻。

 

須知藥得火成丹,又要丹逢火則仙,片餉工夫修便現,老成須是過三年。

 

大道分明在眼前,時人不會悮歸泉,黃芽本是乾坤氣,神水根基與汞連。

 

認得根源不用忙,三三合九有純陽,潛通變化神光現,從此朝天近玉皇。

 

合其天地合其元,子母相逢不敢言,先汞後鉛為大道,莫教失伴鶴歸天。

 

此寶從來二八傳,吉年吉月入爐安,十朝火候知時節,必定芽成汞自完。

 

志默忘言理最端,更無一物可相關,回眸饅著些兒力,一得分明萬事閑。

 

紅鉛黑汞大丹基,紅黑相投世罕知,兩物若還成戊己,仙家故日一刀圭。

 

日烏月兔兩輪圓,根在先天核取難,月夜望中能採取,天魂地魄結靈丹。

 

 

莫謂金丹事等閑,切須勤苦力鑽研,殷勤好問師資學,不在他邊在目前。

 

未鍊還丹先養鉛,龜蛇一氣產先天,虛心實腹方和合,結就靈砂一粒圓。

 

同行同坐又同眠,終日相隨在目前,認得這些須急採,見之便是水鄉鉛。

 

不是燈光日月星,藥靈自有異常明,垂簾久視光明處,一顆堂堂現本真。

 

終日如愚豈有無,饅將閑裹著工夫,初時玉液飛空雪,漸見流金滿故廬。

 

靈汞通真變化多,只宜存守不宜過,神符默運三關徹,鉛趁黃河入大羅。

 

甲龍庚虎鎮相隨,鉛汞同爐始可為,曾取地天交泰事,自然交媾坎和高。

 

周天火候至幽顯,運動抽添盡有時,氣候何須分八節,只防片餉失毫釐。

 

五行四象坎並高,詩訣分明說與伊,只有工夫下手處,幾人會得幾人知。

 

若未逢師且看詩,詩中藏訣好修持,雖然不到蓬萊路,也得人閒死較遲。

 

晝運靈旗夜火芝,抽添運用且防危,若無同志相親賞,時照爐中火候非。

 

震卦行歸西兌鄉,三陽姹女弄明鐺,巽風吹動珊瑚樹,入艮歸坤又一場。

 

握拳閉目守流珠,這箇元來是入途,不見《悟真篇》內說,真金起屋幾時枯。

 

誰知前短後長機,十二時中只一時,晦朔望弦明進退,鍊成九轉結嬰兒。

 

崑崙山上火星飛,金木相逢坎電時,藥到月圓須滿秤,急教進火莫蹉遲。

 

大藥須憑神氣精,採來一處結交成,丹頭只是先天氣,鍊作黃芽發玉英。

 

分明只在片言問,老去殊途有易難,先自刀圭言下悟,漸收九轉大還丹。

 

兩處擒來共一爐,一泓真水結真酥,刀圭滋味吞歸腹,澆灌黃芽產玉符。

 

捉將百脈倒歸源,自會天然汞見鉛,大地山河皆至寶,誰知身裹覓先天。

 

宮中眼底火星飛,雷電掀翻白雪垂,身裹漏聲聞滴滴,三尸精血可充飢。

 

五行四象外邊尋,只在當人一寸心,運用陰陽成妙道,直教瓦礫盡成金。

 

偃月爐中緞坎高,片時自有一刀圭,寄言師祖張平叔,萬聖千賢總在西。

 

醉倒酣眠夢熟時,滿船載寶過曹溪,一纔識破丹基處,放去收來絕在伊。

 

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記得古人詩一句,曲江之上鵲橋橫。

 

一月三旬一日同,修丹法象奪天功,交加二八為丹母,望遠徒勞覓虎龍。

 

尾閭白黑貫丹田,一顆真珠軟似綿,滿地冷光生玉笑,兩池秋水漾紅蓮。

 

鼎爐火候密推排,鍊得純陽氣上來,地戶閉時骨體實,天門積漸自然開。

 

水為靈符沖和液,火是丹樞混沌精,會在宮中凝結處,自然結藥復生英。

 

男兒懷孕是胎仙,只為蟾光夜夜圓,奪得天機真造化,身中自有玉清天。

 

鼎中朱橘亘天紅,此是時時養火功,元炁歸爐神不散,春山春水自春風。

 

金鼎先乾活水銀,水銀乾了大丹成,分明有箇長生草,點鐵成金不悮人。

 

涕唾精津氣血液,真偽混淆須辯惑,從無生有是藥材,不可滯他虛幻物。

 

經文變化在須臾,迷者何求日月疏,但守火爻三百刻,產成一顆夜明珠。

 

天源一派接崑崙,最隱無過九曲灣,百萬玉龍嘶未斷,一江春月趁漁船。

 

精神冥合黑歸時,骨肉融和都不知,關節自開通暢也,形容光澤似嬰兒。

 

分兩須當應兩弦,此般法象合天淵,迴頭問取黃婆看,何必區區待口傳。

 

鉛汞之宗龍虎根,玄牝之戶戊己門,只向玉壺春色裹,摘枝花去問羲軒。

 

近則三朝遠九旬,須知變化有時辰,不知造化長生藥,瀨汞成金也動人。

 

鼎鼎元無藥裹尋,尋來出去一般金,鑄成大小多隨意,便是冰壺妙理深。

 

入鼎須憑重一斤,秤來卻是十六星,一星水裹真金妙,合作流珠二八停。

 

坎府均塘石腳泉,星斗相對射高天,潺湲陽脈通青白,沐浴要教金體堅。

 

盡道真人總默然,如何也不示言詮,若不驕傲事無語,只是胸中欠汞鉛。

 

天地初分日月高,狀如雞子復如桃,陰陽真氣知時節,直待三年脫戰袍。

 

龍虎丹砂義最幽,五神金內汞鉛流,千朝變紫飛雲去,直至大羅天上頭。

 

用鉛須得汞相和,二姓為親女唱歌,鍊到紫河車地動,白雲相伴鶴來過。

 

紅黑相將婦嫁夫,一年一度入丹樞,洞房深處真雲雨,產箇嬰兒一似渠。

 

坎男高女住乾天,買藥燒丹不用錢,偃月爐中烹造化,一些妙藥要真鉛。

 

怪事教人笑幾回?男兒今也會懷胎,自家精血自交結,身裹夫妻是妙哉。

 

三姓包含二物交,赤龍飛上碧雲霄,夜來甘露空中過,片月橫空對鵲橋。

 

復姤修持水火宗,兔鸚沐浴內丹紅,周天六六寒爐後,十月胎圓顯聖功。

 

水火同精間木金,火木知他甚處尋,脫黃著紫因何事,只為河車數轉深。

 

玉符金液鍊天仙,月照崑崙一沼蓮,試指北方玄武事,龜蛇因甚兩相纏。

 

雨洗新篁雙鳳飛,玉芝花下一靈龜,抱琴彈盡舞仙曲,卻放姐娥宴小池。

 

透體金光骨髓香,金筋玉骨盡純陽,鍊教赤白流為白,陰氣消磨身自康。

 

一旦工夫盡志誠,凝神聚氣固真精,顏容如玉無饑渴,方顯金丹片餉成。

 

翠娥獨立水晶宮,體態嬌燒有意濃,半夜黃婆來叩戶,作媒嫁去與金翁。

 

太乙玄珠金液丹,還元返本駐童顏,要須親聽明師語,方可教君見一班。

 

夜來一朵碧芙葉,內有紅丸滴滴珠,滴下華池是神水,丹田結聚作丹樞。

 

高坎名為水火精,本是乾坤二卦成,但取坎精點高穴,純乾便可攝飛瓊。

 

翠虛篇竟

#1 此處原脫三字。據《道書全集· 諸真玄奧集成》補。

 

 

製作單位 道教學術資訊網站
製作 洪百堅
資料來源 正統道藏
讚助人